两小儿 jiang 音辩「长城」

孔子东游钱塘江,水天相接,江天一色,美哉、壮哉。

路遇两小儿辩斗。

一儿曰:「长城」上映一日,口碑评分陷入江局,吾之于能否走向世界江信江疑。

一儿曰:江心比心,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个人主观臆断不可以偏概全。

一儿曰:艺谋张搞大场面,弄色之才登峰造极,然每每不能如观众所愿,江郎才尽乎?《英雄》之后,再无良作,江淹梦笔乎?

一儿曰:不然,此片非往昔烂片可比,艺谋本色执导,好莱坞和我国一线伶人加盟,一流工业水准打造,即使在西方世界翻江倒海也未可知。

对曰:This is your feeling。国师坐拥天时地利人和之便,吾本对此片充满期待,然以今日之观感,大失所望:长城打怪,虽江心独妙,然西式的特效怪兽与中国特色精神文明建设格格不入;人物台词草草敷衍,人物性格亦无甚亮点;故事推进得莫名其妙,期间堆砌各种中国元素,恰似一个个割裂的舞台节目,掐着表计算演出时间,one by one 地~急着登场,又仓促谢幕。真是糟蹋了这满满一城的精致!

一儿曰:此诚如所言,然五色禁军视觉之观感、大场景 3D 之特效、BGM 之震撼淋漓,不亦可赛艇乎?

对曰:众人皆知国师有三把斧:霸气之阵容、华美之艳服、夺目之背景,然此等浮夸小技若欲俘获观众,须以故事情节之饱满、发人深省之价值观为本。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汝不知《十面埋伏》《黄金甲》前车之鉴乎?江本逐末,甚之不惠。再有一附庸权贵伶人,世人皆称烂片女王,乃江门弃材也,而艺谋江颜屈体跪舔之,不惠又甚之诶。

「呸,汝江嘴拗舌,一派胡言,不要给我们景甜泼脏水」

「哼,汝江嘴硬牙,无可奉告,就要搞你们景甜大新闻」

孔子不能决也。

两小儿怒而蛤斥曰:「Naive,孰为汝多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