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追男 | 奇特的邂逅

兴趣是结交好友的桥梁,也是搭讪的好手段。

《了不起的盖茨比》让渡边成了永泽的朋友,戏剧史Ⅱ,让绿子注意上了他。

渡边在一家饭店吃午饭时,绿子主动来搭讪。绿子给渡边的印象是,一个热情奔放,活力无限的短发女孩,简直就像刚刚迎着春光崩掉到世界上的一只小动物,这和娴静、文雅的直子形成了强烈对比。

绿子欣赏渡边独来独往一切看似无所谓的言谈举止方式,渡边则说,「哪里会有人喜欢孤独!不过是不乱交朋友罢了,那样只能落得失望」。

有一次,绿子带渡边来到她就读的高中,她其实打心眼里不乐意去那所学校读书的,里面的女生都非富即贵,而她家不过靠经营一个小书店维生。绿子是个很倔强的女孩子,一般不喜欢读书的女孩子用的是逃课这种伎俩,她则把内心的逆反通过这样一种看似妥协的方式来表达:「因为我讨厌学校讨厌得要死,所以才一次课都没旷过,心想怎么能败下去!即使高烧三十九度也照样去学校」。

绿子和渡边交谈起来也是无所顾忌:

学校院子里冒的白烟被她说成是在烧女生用完扔在垃圾桶里的卫生巾。

她说她家书店脱手最快的就是《妇女杂志》,附近的太太们把它买回家,背得滚瓜烂熟等丈夫回家演习。那东西真是黄的可以,附录中带有四十八种性姿势插图,鬼知道这世上的太太们每天想的是什么!

住在这里的人是不是都打飞机啊?男的手淫和女孩子来月经是同一码事。

绿子约渡边星期天去她家玩,给他做了顿午饭吃。由于绿子家人忙于事务都不愿意做饭,绿子靠自学居然烧得出几个关西风味的好菜,让渡边 surprised 了一把。

她们家大人连厨具也不舍得买,绿子只得用买胸罩的钱买了一个煎蛋锅,结果有三个月她都是带着半湿不干的胸罩出门,册那!

自古情人眼里出西施。在绿子看来,渡边别具一格的说话方式好讨人喜欢,她倾慕于渡边身上那种「不情愿被某种东西束缚住」的特质。她本人也怎么不在乎别人的看法,照样吸不适合女孩子的万宝路烟,灭烟姿势粗鲁得像砍柴女……

这个下午,渡边和直子在晾衣台上看外面火灾的热闹,幸灾乐祸地对着不远处起火的地方唱歌、喝酒,对周围的事来个不屑一顾。

绿子坦白她对爱感到饥渴,「真想完完全全得到一次爱——哪怕仅仅一次也好,一次就行,只消一次,然而,不论是家人还是男朋友,他们竟一次都没满足过我。我下定决心,一定要找个百分之百爱我的人」。

她所追求的严格意义上来说不是那种完美无缺的爱,只是要容许她任性,百分之百的任性,这就足够了。

比方说,我现在对你说想吃草莓蛋糕,你就什么也不顾地跑去买,气喘吁吁地跑回来递给我,说「喏,绿子,这就是草买蛋糕」。可我又说「我已经懒得吃这玩意了!」,说着「砰」一声从窗户扔出去。这就是我说的真爱。

看完了热闹,俩人有些疲惫,一切那么自然地,四目相对,悄无声息地吻了五六秒钟。

渡边这样解释道,在午后的阳光下坐在晾衣台上喝着啤酒观看火灾,从吵吵嚷嚷到现在大街上的空空荡荡,他们一起感受到了某种情绪的高潮和低谷,无意中想以某种形式将其存留下来。

那吻的感觉是温柔而安稳的,但不知其归宿,甚至对都有交往对象的彼此来说,是包含某种危险的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