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不是道德水平低,而是格局小

今天分享的是罗辑思维第 162 期《南明死局·二》,受益颇多,在此记录下心得。

这期节目以明末四大奸臣之一的阮大铖为入口,从文官的角度再来审视一下南明这个时代。

阮大铖,有才,自是不必多言,作为一个能导、能演、能唱的昆曲全才,用“才华横溢”四字形容之,一点也不为过,倘若生在当今,张艺谋大导演,就是个屁了!

可惜他最终留给世人的是一个大坏蛋的面孔,由于他为人奸佞,品格低下,乡里后人深以为耻,他的籍贯居然出现了“桐城不要,怀宁不收”的情况,《奸臣传》以他作为压轴,可见其奸的分量。

坏蛋不是一天炼成的,起码他在 29 岁中进士前,毫无劣迹啊?

那么,坏蛋又是如何炼成的?

过去我们都以为坏蛋坏是因为道德水平低,这期节目提出了另外一个维度的原因:「格局小」。

格局小怪个人吗?有的时候其实是环境使然。

举一个例子:高考备战,班上有些同学非常勤奋,晚上做作业、复习功课到深夜,但是第二天早上到了班上,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告诉大家,自己昨晚看了一晚上电视,一页书都没看。

这不就是想对同班同学使障眼法吗?其实谁都明白,高考这件事情是在全省、全国的高三学生中展开竞争,根本不是和身边这帮人竞争。但是人就是有这个本能,明知战场不在身边,也想要赢过身边这群人。

所以有那么一句话:

了解一个人的趣味,看他的配偶——她的先生或者他的太太;了解一个人的品格,看他的朋友;但是了解一个人的能力,要看他的对手。

人其实是会被整个环境驯化的,你找到什么样的对手,进入什么样的格局,你自己的境界就有多高。

所以,南明破败不是因为它能力差,也不是因为它资源少,这个政权其实还拥有很多战略回旋的余地。但是为什么南明的弘光政权崩溃得那么快?就是因为常年的皇权制度的打造,到了明末的时候,它已经变成了一个所有要素都封闭在一起的小系统。

这个系统小到什么程度?就是它所有的构成要件——不管是阉党还是东林党,都以对方为唯一对手。东林党如果以阉党为唯一对手的话,它的能力就被锁死在阉党这个水平上。没有人真正为家国天下奋斗,这个大目标所有人都忘了。

就算东林党道德水准比较高,将来在历史上的名声比较好,那又怎样?从整个系统演化的角度看,它起到的作用其实和阉党差不多,都是以对方为对手,以打赢对方为首要的甚至是唯一的目标。整个组织的大目标大家都忘了,所以南明的崩溃其实双方都有责任。

就像很多大公司,内部矛盾比外部矛盾还要大,而且管理越严密、组织机构越发达,这个现象就越明显。大公司内两个部门之间想达成协作比登天都难,有的部门要做一件事,明摆着组织内部有合适的资源,但是没法用,因为太难了。它宁愿在外面找一个供应商,花钱外包都比内部协作要容易得多。

所以大公司要达成一个既紧急又重要的目标时,就不得不从各个部门中抽人,成立一个临时的组织,再来达成这个目标。结果,组织进一步变得庞大:这真是大组织的宿命。

我并不想批判大组织,只是想问:

一个人想要不变成坏人,他应该做什么?

有两件事:

  • 多读书,读好书,多接受些新知识
  • 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

相比而言,后者其实更加重要,如果你所在的公司或者机构出现了管理僵化或走下坡路的情况,你千万不能在里面待着,否则,不仅你的发展会受到限制,你的道德水准也会下降。

因为一个处于下坡状态的系统,里面的明白人、聪明人、优秀的人早就跑了,你再在里面待下去,就没有人可以学习了,你所处的环境本身在恶化,你的生存空间也在被压缩,资源进一步稀缺,我们会怎么办呢?

团结起来就能共渡难关吗?可能会有这种情况。但是更普遍的状况是什么?我们受人性驱使,变得鼠目寸光,只看得到这个系统内部的结构,然后和身边的人争抢资源,和其他部门恶斗,而且越斗越往下探道德底线。

好在,我们生活在一个自由的时代,如果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不断恶化的小系统中,我劝你赶紧走,不仅是为自己的生路,也是为自己的灵魂找到一个向上的空间。

调整自己的生存处境是我们生存智慧的体现。

如此所言:

You should live according to what you think,or you will think according to your life.
你要按所想的去生活,否则,你迟早会按你生活的去想。

hxzqlh wechat